[K新/快新]FISSION·裂变(ABO/H/中短已完结)

豪车

槍槍無奏。:

FISSION·裂变

——————


快新
没什么attention。
是车,但剧情有点多。
ABO,肉不好吃,雷慎



——————





热。
工藤新一屈指扣住领口,像是闷灌在塑料袋里的,半死的鱼,他咬紧牙关,烦躁无比地将领口扯开了些。
寒凉的夏季夜风贴着他嶙峋的锁骨,沿溯领口倒灌进白衬衣里。阴凉微弱,仍旧无法缓解湿热的腥潮气息。
他仰起头来注视博物馆上方低压的夜幕,下颚颈线扯出绵长而流畅的曲弧。
…要下雨了,吗。




距离预告中又一次“奇迹”的发生,还有一个小时二十分。
周围应对怪盗的警备高度密集,黑压压的、如蜂群蚁聚的人头不停攒动,如同在一闪一闪的警厅车灯下涨落的潮水,每一个人的每一次呼吸,都仿佛是灼热烫人的沸水。
——工藤新一站在包围圈外,却似乎身处密不透风的包围圈中心。
闷热的、无法呼吸的、挣扎的……



“工藤君,你还好吗?”
路过的警视厅工作人员拍了把他的肩膀,语气关切:“额角冒汗了,你很热吗?”
“什么?……抱歉。” ——难道不热吗?工藤新一抬手抹去了额角的薄汗,脑子里朦朦胧胧的,好似在搅拌一锅烧开的粘稠奶油,白黄不分的液体在高温催化下咕嘟咕嘟地泛起气泡,贴着锅沿不断爆裂,溢出恶心到腻人的奶腥气。
他看着装束齐整,帽檐端正,连领子里的暗扣都悉心扣好的警备人员,神情稍稍恍惚:“我没事。警戒情况如何?”
“交接已经好了,场内已经由中森警部确认——工藤君?”警员伸手拦扶住面前摇摇欲坠的工藤新一,“……你看起来不是很好,外面人太多的话就进到里面吧?”他朝远处警备队的队长打了几个简单的手势,得到了同样简洁的认可:”走吧,我送你进馆内——里面应该有中央空调工作。”
“……谢谢。”工藤新一若有所思地梗了一瞬,纵闪而过的灵光被潮热的闷气掐断,他闷喘了一口气,低头跟在警员身后。




远处人群里嗡鸣着骚乱起来,工藤新一眉头死锁,撇头去看。
被摁在地上的陌生警员面色凶狠,蠢蠢欲动的想要翻身,却被周围的同事呵斥,死死地抵在水泥地上。
令人感到沉闷烧心的浓郁花香味,如没膝的潮水一般漫延过来。
“……警备队里有易感期的alpha可真是麻烦啊。”他身侧的警员兀自出声感叹,“虽然基础素质比普通beta要强,但是这种情况下,实用性可就不如beta了。”
工藤新一点了点头。博物馆整日人来人往,在如此一个鱼龙混杂的区域里遗留下一点omega的气息可称易如反掌,公共场合也是人群杂乱,偶尔一两人无意流露出的信息素对易感期的alpha而言,无异于跳着噼啪火星的导索。





“说起来……”年轻的警员替他推开博物馆的大门,似是全然无意地随性询问:“工藤君的第二性别还没有觉醒吧?……啊抱歉,问了失礼的问题。”
“……没什么,”当事人也颇为无奈叹了口气,“确实也是事实,到现在也还没有。”
一般而言,第二性的觉醒初发于16岁到17岁,这一年中,人类身体激素腺体发生不可逆转的巨变,部分性腺膨胀,部分性腺萎缩,并以此决定最终的第二性别——理论的确如此没错。而对于工藤新一,经历了十七岁到七岁这样一场逆时间旅行后,这副身体似乎早已完全把二性觉醒的话题,弃抛在了覆灭黑衣组织的那场暴雨里。
但也无所谓,工藤新一并没有多介意他的第二性别。
不管是Alpha还是Beta……或者是Omega,对他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他一直是如此认为的。
“总之到了20岁也没有反应的话…无第二性别的普通人虽然少,但也会被划进beta里吧。”工藤新一抬了抬肩膀,神情恢复了自若和平静,“这样不麻烦,也有好处。”




“也是,”年轻的警员摆出一副分外理解的表情,不可抑制地笑起来,“那么我就送到这里。中森警部在那边。”
“谢谢。”工藤新一没有注意到警员奇怪的僵硬起来的表情,随意地抬手又解开了一颗扣子——那股带着腥躁湿热的潮气仍未褪下去,而是顺着脚腕攀爬到他的胸口,压得他呼吸困难。高功率运作的中央空调没有将这股邪性的湿气吹走,反倒使得他背脊处被薄汗洇湿的衬衫布料上蒸发出一股恼人的黏意,若有若无地发痒。
“没事没事,那么我先告辞了。”警员在中森银三“怎么这家伙又搀和进来”的泄气抱怨中,笑容奇诡地朝他眨了眨眼,“总感觉雨前的天有些闷热呢——再见啦。”
“再……见?”工藤新一甩甩仿佛充盈了白纸浆糊的脑袋,他的身体幅度微渐的一晃,紧蹙的眉心在绷断的细弦下舒展开来。他目光分毫不移地停落在那位警员朝着另一侧跑远的背影上,耳边恍惚闪过一道炸裂的惊雷。
——糟了!






“关掉大门,守好宝石!”工藤新一猛地回头面朝博物馆一楼展厅正中心的中森银三,“怪盗基德混进……嘁!”
——滋。
话音未落,博物馆大厅的所有灯光在一次低声呜响后倏地熄灭下去,像是被针戳破漏气的气球——这座市郊“灯塔”的火光,被徒手,干脆利落地掐灭了。





“守好岗位!现在起不准任何人以任何理由进出!”手电筒微弱的黄光擦蹭着扫过工藤新一的脸侧,最终落在已然空荡的玻璃仓内——宝石已经不在原位了。中森银三神色凝肃地掏出了对讲机,指挥馆外的队伍分守好两处后门,四处通风窗,他略有犹豫,最后仍是征询地看向了工藤新一。
“请抽调直升机。”被注目的关东警察救星目光坚定,“三架,只要三架,就足够了。”
中森银三上下打量他一气,难得对他人的安排,没有提出异议。
机动小队已经从一楼各个角落与分区中完成搜查,撤身退出,沿着景观扶梯冲上二继续地毯搜索。



工藤新一咬紧后槽牙,力道大得仿若想要将它咬碎——他在哄闹却进行有序地景况中扯散了自己身前的领带。
——不会让你得手的。
他打开手电筒四下望了望,跨开步子毫无犹疑地跑向大厅一侧的安全通道——完全省去了每个楼层单独寻找的功夫,他攀着通道扶手,三步并作两步地踏上楼梯,跑向他的目的地。
——如果对于有翅膀的人来说,天空是最大的伙伴*,那么,这家伙一定会……





吱嘎——
工藤新一一脚踢开了天台的大门,一到八楼的距离于他而言本不算太远,但此刻却难以忽视不如往日清明的视线,与肋间的隐隐作痛——闷湿的潮气仍如影随形地跟着他,热灼的。带着零星水腥味的气息甚至溯攀到了他的喉口,像是风浪一来,就能分秒不差将他完全淹没了的……充满危险。
他抬眸,一双朝颜蓝的眼瞳溯寻过整个天台,扫视过目光所及的每一个角落——没有发现那抹白衣的身影。
——预估错误吗……
工藤新一半闭着眼睛弯下腰去,发抖的掌心撑住微曲的膝盖,他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像是脱了水的鱼,那股久久无法散去的湿漉漉的燥热袭上他的面颊,像是炎炎夏日中淹到鼻端灌入鼻腔的,滚烫的咸腥海水。
嗒。
清脆的声响来源于皮鞋鞋跟磕击水泥地面,工藤新一盯着鞋尖前方零碎的水渍,额际滑落的又一颗汗珠砸在边上,晕开一片脏污。
嗒。
声音在头顶。



他摇摇晃晃地站直了身体,回头在高台上看见了他等候的——或是等候他的人。
白衣的怪盗抄着左手,斜斜地插在左侧口袋里,右手箕开修长的五指里,虚扣着水色滢蓝的宝石对向月光,高处凛然的夜风撕扯着他披风的衣摆猎猎作响。
“……你这家伙……”
“晚上好,名侦探。”年轻的怪盗单腿踩着高台的栏杆,微微躬俯下身来看他,眼角眉梢都含着饶有兴味的笑意,“不过你看起来真的不怎么好哦——?”
“那不是重点,你……”
“这不是我想要的宝石,”他打断了对方的话,又朝他眨眨眼,月夜蓝的眸子里晕润开一圈温柔的灰黑,他翻转手腕,白色手套遮盖下的指骨仍然清晰明显——下一秒闪着火烧光的钻石便消失不见——它落在工藤新一的手心上。“‘爱神之眼’,物归原主,正好侦探君看起来也需要休息——那么干脆就到此为……”



像是有什么从已经十足虚弱的身体里挣脱出来,工藤新一左右晃了晃,将自己掼在大开的天台大门上,他低垂着头,后颈扯出一个流畅清晰的弧,粗重的吐息声中晕开的热气里带着一丝潮气……
“喂,你……”白衣的怪盗撑着栏杆从高台上一跃而下,施施然地落在工藤新一的身前,“你到底是怎么……”



嗡。
脑内深处的神经在他再一次嗅到那浓重潮闷的湿气时骤然绷紧,发出一声濒临断裂的嗡声哀鸣。隔着手套细软布料触碰到对方被一层汗浸湿的躯体的指尖仿佛过电一般使他——当下的怪盗基德——黑羽快斗瞠大了双眼。
“你……”黑羽快斗一把拉起即将无声滑坐到地面上的工藤新一,就势将他抵到一侧墙面上。他不顾对方微弱到近乎于无的挣扎俯身过去,颈间腺体附近的气息更加浓郁,几近于潮热数日终未能降下雨来的,快要闷死人的天气。年轻的Alpha抽了抽鼻子,单片镜上坠下的三叶草坠饰落在工藤新一裸露的锁骨窝里:“该不会是——发情期?”



“开什么、玩笑…”
对方话语里最后的三个字刮过工藤新一的耳侧如同擂鼓,颈侧凑着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使他更觉闷热,他伸手去推,覆在他身上的人却纹丝不动。
方才濒临脱水的体感又一次侵袭了他,工藤新一双眼发花,推动对方的手指下意识地蜷紧,抓皱了黑羽快斗白色西装的领口。他启唇溢出低哑痛楚的隐忍呻吟:“……放开。”




“觉醒第二性别的第一次发情期吗?”黑羽快斗抬手执意紧握工藤新一肩膀,纤瘦体型下突出的肩骨硌在他的掌心里,他的身体里潜藏着的alpha基因也亦然如图紧紧地绷着的一根弦。“名侦探,你……需要‘帮忙’吗?”




【上车的乘客往里走往里走里面有座里面有座啊: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77295856581657 】







……





“唔……”
窗外有鸟鸣。
工藤新一缓缓掀开眼帘,低低地呻吟一声后自然而然地抬臂遮掩住虚眯的眸子,将刺目的阳光拦在其外。
他眨了眨眼,散开的焦距慢条斯理地回复了正常。模糊不清的画面重新投射在了他的眼底——是他熟悉的天花板,准确无误的说,是他的卧室。
刚刚经历过二性觉醒的Omega表情仍有些茫然,直到回笼的意识将那个夜晚旖旎的肉体交媾画面送入他的脑中——他的脸颊无可抑制地烧了起来。




“看起来清醒了,”年轻的茶发女子不急不忙地推门走进来:“真亏你连自己发情了都不知道呢,大侦探工藤君。”
“灰……宫野。”他咧着嘴想要打个哈哈,却被自己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我……”
“你最好教育一下那位‘好心的小偷先生’,让他在衣冠不整的时候尽量走正常的门,一位男性alpha,深夜时分,突然出现在女孩子家里…可是非常令人不悦啊。”宫野志保勾出一个怪异的微笑,“而且,他可真是帮人帮到家。”
“……”
“不过,看来他是真的很在意你,”她撑着床沿俯下身去嗅了嗅,床上平躺着全身僵硬的Omega身周弥漫着的雪松针叶味淡下去了不少,遗留的是单纯的,只属于工藤新一的气息,是携夹着凉意的雨水腥气,“避开了进入生殖腔,为了你的安全而选择暂时标记……什么的。”
“咳咳……生、生殖腔?!”这样的名词他只在初中的生理卫生课上短暂的听过,错过了一年觉醒二性的Omega课堂,即使清楚地知道这些本是Omega所应有的器官,却还是无法想象,这个词竟然有用到自己身上的一天。
“统共来说,他可真是个老好人——喏,药。”宫野志保站直了身体,将温水杯子和药片递过去,“吃了吧。”
“……谢谢,”工藤新一不置可否地接下了水杯和两颗药片,将它送入口中,又喝了一大口水,“抑制剂?”




“不,”宫野志保莫名地后退两步,“避孕药。”



“噗—————!喂?!!!”
工藤新一连带着药片一起,喷出一大口温热水,本就微红的脸更是腾的烧起来,“为什么要给我吃、吃这个啊!”
“你是Omega,工藤君,难道说你中学时生理卫生课不及格?”宫野志保的双臂环在身前,“还是说你想在19岁就未婚先孕地生下连爸爸是谁都不知道的孩子?”
“………啧。”他砸了咂舌,向着宫野志保伸出手,别扭地撇过头去,“………药。”
“真庆幸你还清醒着。”宫野志保重新递了两片药过去,又看着他吞咽下去。“我以为你会想着反抗吃药呢。”
“……拜托你少看一点电视剧。”工藤新一泄气地倒回床铺里,下半身的酸痛无力反复地提醒着他那一夜的情事,他对宫野志保探寻的目光忍无可忍,扯着被子蒙住了脸,“我要睡觉了。”



“学校那边已经给你请过假了,”年轻的茶发女性像是隐约地笑了起来,“祝你能安安心心地睡到下午,过了饭点大概会有人来看你。”
“谁会来啊…”
“谁知道呢,孩子他爸爸吧。”
“?!?!!?我已经吃药了啊!!!!”



“你不要吵得那么大声——”宫野志保仍旧冷淡着一张脸,却无法掩盖她眸底的笑意,“锁上门也没有用吧,他最擅长溜门撬锁了。”
“……”
“所以趁现在好好休息,晚上会发生什么我可不知道呢。”
“什么都不会发生好吗!!!!!!”



……
灰原那家伙真是的,不管哪个身份都那么恶劣……
躺在床上的工藤新一翻了个身,正对卧室床铺的那扇落地窗没有上锁,困意袭上他的大脑让他开始犯起了迷糊。
烦死了……
他紧紧地盯着那个松脱的锁半晌,将头埋进薄被里闭上眼睛。


只是……忘记落锁了而已。
他对自己说。





—end—


PS *处出自金丝雀,是什么cp大家别问了都是好朋友何必呢(。)





写完了,凑足一万字给大家喂一口不怎么好吃的玩意。
说好写肉不写废话的,结果还是犯戒(你(。
character那么神圣的东西我们就放弃他好吗(。)



祝各位520快乐,我爱你们。

评论
热度 ( 5873 )

© 石砂将军与蝶之森 | Powered by LOFTER